舟山信息网_大舟山论坛_舟山新闻网_大舟山网_舟山旅游网_舟山生活网_舟山信息港_舟山市_浙江舟山人的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网络新闻

江西抚州临川区法院充当 “打手” 连环诉讼欲整垮国家级龙头企业

时间:2020-06-28 09:54:30  来源:  作者:

  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云南德宏遮放贡米集团有限公司,带动了德宏州11万农民增收,在脱贫攻坚战中扶持了300多家建档立卡贫困户。

  在成功将“遮放贡米”打造为云南省农特产中的知名品牌后,为了带动德宏州面向东南亚的农业全产业链发展、建立农产品线上线下的营销平台,德宏遮放贡米集团成立了全资子公司芒市大智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智公司”),在芒市开发“德宏印象”农特产品商贸街项目,该项目工程有一部分由江西环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江西环球”)承建。

1.jpg

 


周鹏高制造“套路贷”坑害大智公司

  周鹏高,江西环球建设集团法定代表人,南昌祥旺公司(以经营贷款业务为主)实际控制人,1957年生,江西抚州临川区人;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其涉及案件达159个之多,且不包括未公开的案件。

  2017年6月,江西环球与大智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约定由江西环球承包大智公司开发的“德宏印象”部分工程。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是:江西环球进场后大智公司预付300万元,而后由江西环球垫资至主体结构封顶断水再支付900万元,工程竣工、验收合格、结算完毕再支付至总价款的95%。

  合同签订后,大智公司依约向江西环球支付预付款300万元,工程由江西环球集团垫资施工。

  2018年4月,因大智公司资金暂时短缺,项目面临困境,周鹏高主动提出:自己愿出借1000万元,再由南昌祥旺公司借款1000万元,大智公司向周鹏高共借款2000万元,以此推进工程建设。

  为规避非法高息贷款,以上借款合同约定,利率均为月息2%;但周鹏高又要求大智公司出具两份《承诺书》,明确周鹏高出借款的月利率为4%,南昌祥旺公司出借款的月利率为5%。

  借款合同签订后,周鹏高要求大智公司提供100%股权质押,并且要求大智公司将行政章、财务章、网银盾等交由他们保管、掌控。

  为保证周鹏高、南昌祥旺公司借款能够优先偿付,2018年4月,周鹏高与大智公司、德宏遮放贡米集团签订了《协议书》,规定清偿顺序是:第一支付遮放贡米集团在银行的到期贷款,第二支付南昌祥旺公司1000万元借款本息,第三支付周鹏高1000万元借款本息,第四支付江西环球集团阶段性工程款。

  这个约定的核心是:江西环球集团收到的款项应优先偿付南昌祥旺公司及周鹏高的借款本息。可是,周鹏高却指鹿为马,将大智公司已偿还的几千万元高利贷借款认定为工程款,遂以大智公司欠他借款为由向临川区法院提起诉讼。从此,大智公司便成了周鹏高的“囊中之物”,在临川区法院的配合下,将大智公司捆绑得“板板扎扎”。

2.jpg

 


恶意查封房源和资产达4亿元之多

  2018年4月,大智公司因资金紧缺,向周鹏高及南昌祥旺公司共借款2000万元,并经三方协商签订了《协议书》,约定了江西环球公司收到的款项应优先偿付南昌祥旺公司及周鹏高的借款本息。后大智公司通过监管账户共计向江西环球公司支付款项5075万元,周鹏高也出具了收款证明,并确认借款已还清。2019年1月,周鹏高不顾大智公司已偿还借款的事实,以民间借贷为由将大智公司起诉到临川区法院。周鹏高将虚构的5000多万元借款拆分为六个案件,每个案件均不超过1000万元,以达到由临川区法院管辖的目的。

  2019年1月,在大智公司楼盘销售关键时期,周鹏高勾结临川区法院,冻结了大智公司所有账户,包括监管账户,恶意查封了大智公司已办理《预售许可证》备案价达2.1亿元的房源,和其他资产共4亿元,致使大智公司生产、经营全面瘫痪。

  周鹏高涉案件达159个之多,暂不说他与法院“私交”如何,且看他出手如此“精、准、狠”、“一招致命”就令人咂舌。

  上述六案经临川区法院判决后,大智公司对其中判决黑白颠倒的两个典型案件提起上诉;同时,大智公司因周鹏高故意不结算工程款起诉至云南德宏州中级法院。

  周鹏高故意不结算工程款,其险恶用心是为了把大智公司已偿还的借款全部视为支付工程款,再以大智公司拖欠借款为由,通过恶意诉讼控制大智公司的全部财产,并公开扬言:我只要不结算工程款,拖你两年就可以把你大智公司整死。 

3.jpg


临川区法院助周鹏高胁迫与大智公司签不平等协议

  2019年7月,六个案件中四个案件已进入执行阶段。大智也对两个黑白颠倒的案件提起了上诉,在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即将改判时,周鹏高带队临川区法院法官、法警多人,乘同一航班抵达大智公司财产所在地芒市,一伙同时入住芒市皇佳大酒店。其后法官多次以电话、面谈等方式威胁、恐吓大智公司:如果不立即与周鹏高等人达成“和解协议”,法院将立即把所有预售房源贴上封条,在人口密集的公共场所张榜公告,要把临川区法院“查封拍卖公告”向全市群众广而告知;且对遮放贡米集团董事长王加勇进行威胁:你们如果不达成和解,我就要对你“上手段”。

  法官们威风凛凛地离开大智公司售楼部办公室。第二天(7月19日),失联长达七、八天的周鹏高露面了,并与大智公司谈和解,大智公司被迫同意极不公平的条款,即:实欠工程款及借款利息仅1600万元,在未做任何结算的情况下被单方认定为欠周鹏高4100万元;另,协议第2、4、8条还规定大智公司在5日内对上诉、起诉、保全复议等案件全部撤诉。

  令人费解的是,执行法官千里迢迢赴芒市办案,却不召集双方当事人会谈、调解,而是以各种手段威逼大智公司与周鹏高“自行和解”,其中必然大有猫腻。

  法官们获悉谈判已达到预期目的,便放心的乘机飞离芒市。

  在大智公司严格遵照《和解协议》约定,对提起上诉的两个案

  件及大智公司与他们的工程结算纠纷案件撤诉后,周鹏高却拒不履行解除查封大智公司预售房源的约定。

  按规定,办案法官与当事人三同(同行、同吃、同住),是严重违纪违规的。  

4.jpg

 


临川区法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和解协议签订后,周鹏高不但不履行《和解协议》中“解除查封大智公司预售房源”的约定,反而勾结临川区法院出具(2019)赣1003执1539号执行裁定书,准备拍卖大智公司二期50亩土地,以威胁大智公司重新与周鹏高签订不平等协议。

  2019年9月至11月期间,大智公司多次发函要求周鹏高履行协议未果,又先后至少5次派出公司副总、律师、财务总监奔赴抚州临川,找周鹏高及办案法官面商,要求履行《和解协议》解除查封房源的约定,期间多次央求执行法官督促周鹏高等人履行《和解协议》约定,可执行法官非但不督促周鹏高等人诚信履行《和解协议》,还以该《和解协议》未经他们主持等各种借口为由,拒不认可该《和解协议》效力;进而变本加厉威胁大智公司,如大智公司不与周鹏高等人达成有效《执行和解协议》,法院将立即拍卖大智公司名下的土地(与2019年7月胁迫大智公司签订协议时的手段一模一样)。

  在大智公司已经被周鹏高等人恶意查封所有资产长达近一年之久,明知大智公司毫无支付能力的情况下,却规定大智公司短时间内支付周鹏高等人巨额执行款项4000万元。执行法官还多次明示、暗示大智公司,要求大智公司将土地作为担保,并在《执行和解协议》第八条明确约定:如被执行人未按上述约定的期限按期足额支付执行款,本院将对芒国用2013字第0001652号、宗地面积33802.47平方米的土地,以1.2亿元(实际市场价值1.8亿元)进行司法拍卖。大智公司为挣脱2亿多元销售房源被查封的“枷锁”,不得已再次与周鹏高等人签订《执行和解协议》。为短期内支付巨额执行款项,大智公司被迫将市值5000多万元的办公大楼以3000万元出售变现,才避免了土地被临川区法院贱卖,周鹏高等人廉价收购土地的美梦落空。

  大智公司如数支付了4000万元执行款项,至此,大智公司与周鹏高的所有官司在饱受不公平的审理和执行中划上了冤屈的句号。

5.jpg

 


周鹏高制造虚假诉讼“儿子告老子 ”

  大智公司全部履行完《执行和解协议》,临川区法院针对六个案件分别出具了《结案证明书》,载明:“被执行人全部履行了和解协议约定的债务,该案已全部执行完毕”。

  大智公司终于可以恢复正常经营了!

  然而,周高鹏并没有就此罢休。周鹏高于2017年10月29日与大智公司签订了购买“德宏印象”13套商铺的认购协议,但周鹏高仅支付了200万元,尚有400余万房款违约未支付,双方最终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中也明确了13套商铺的购房款与该协议中的执行款项无关。

  周鹏高转售其中5套后,为了达到霸占8套商铺且不支付房款的目的,2020年5月,周鹏高依据已作废的《和解协议》以其儿子周剑之名状告自己,将自己列为“第一被告”,大智公司列为“第二被告”,在临川区法院提起虚假诉讼。周鹏高“儿子告老子”的《民事诉状》中,原告落款署名“周剑”字样系“第一被告”周鹏高自己亲笔书写(该笔迹已经过权威司法签定,结论是“肯定”的)。

  周鹏高以其儿子周剑的名义恶意制造虚假诉讼,虚构自己为被告,状告自己无非是为了让该案由临川区法院管辖,以便相互勾结,达到自己的非法目的。故上演了“儿子告老子”的丑把戏。

  可是,此案居然由临川区法院再次受理了,而且配合周鹏高故技重演,再次恶意冻结了大智公司银行现金上千万元。这可是大置公司的“救命钱”啊。临川区法院俨然成了周鹏高整垮大智公司的“打手”。

  周鹏高多次在电话、微信中威胁恐吓大智公司:“你们要是再不来找我们和解,再诉下去,今天查封你们一半的房子,明天查封另外一半。我现在就在法院,我点一下就查封了”,“法官打电话来骂我为什么把保全的《裁定书》发给你们,如果你们(律师)不打电话可能法院还不查封,你们现在还打电话来,你看法院今早上就把你们账户查封了吧”,“你们提了管辖权异议,我跟你们讲没用的,马上就给你们驳回了”等等(有截屏、录音为证)。

  周鹏高趾高气扬的威胁在后期也按照他的安排完全兑现了,实质上临川区法院已成了周鹏高等人的私人法院。  

6.jpg

 


匪夷所思的《执行情况说明》

  2020年5月2日,周鹏高向芒市有关领导发送《情况说明》电子版一份,内容为:“上述后续执行款4000万元,是在扣除了周剑购买被执行人(大智公司)13间商铺的购房款403万元的基础上得出的……”。该《情况说明》抬头标注“芒市大智置业有限公司、周鹏高”,落款为“临川区人民法院、二0二0年四月十九日”(未加盖公章)。

  2020年5月16日,周鹏高又向芒市有关领导及发送了临川区人民法院加盖了公章但没有抬头标注的《执行情况说明》,落款时间为2020年5月13日,内容为:“2019年7月20日,申请人与被执行人自行签订了《和解协议》后……。该《执行情况说明》实际意图与前一份《情况说明》相同,都是为了让周鹏高父子达到占有商铺且不支付房款的目的。

  临川区法院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第一,临川区法院出具该《执行情况说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背离法院中立裁判地位,显失公正。双方当事人如果对《和解协议》等文书发生争议,应由各自举证证明所主张的事实,而不应当由本该作为中立机构的法院出具对一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

  第二,《执行情况说明》歪曲事实,颠倒黑白,以此作为支持周鹏高一方的主要“证据”,并在临川区法院审理该虚假诉讼中使用。临川区法院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始作俑者显然是原办案法官向临川区法院作了伪证。真实情况是办案法官因周鹏高对《和解协议》恶意耍赖,故向大智公司表明法院不认可《和解协议》的原因是该协议未在执行法官主持下签订,但在《执行情况说明》里面法院又直接认可了该《和解协议》的效力,与法官实际说法相互矛盾。

  第三,至今为止大智公司没有收到临川区法院加盖公章的《执行情况说明》。在《情况说明》未加盖公章的情况下,周鹏高就已持有电子版文书,不外乎两种情况:1、临川区法院起草《情况说明》后先发给周鹏高征求他的意见,看他是否满意;2、周鹏高起草《情况说明》,尔后临川区法院按照周鹏高的旨意,不查明事实就出具了正式的《执行情况说明》。不论哪一种,足以证明临川区法院与周鹏高之间相互勾结,狼狈为奸。

  周鹏高与临川区法院和法官沆瀣一气,里应外合,颠倒黑白,虚假诉讼,以便谋取非法利益。通过“保护伞”打官司害了多少企业多少人?拉拢腐蚀了多少公职人员下水?搅坏了国家多少风清气正的工作环境?呼吁有关部门立案调查,网友积极关注,期待依法依规处理,重塑临川区法院的清正形象和司法公信力。

7.jpg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住建窗口获赠一面锦旗
住建窗口获赠一面锦旗
朱家尖小学开展“迎新年 庆元旦”冬日暖阳系列活动
朱家尖小学开展“迎新
城北小学举行班主任专业提升主题班队课研讨活动
城北小学举行班主任专
舟山市嵊泗县花鸟客运码头改扩建等四个工程项目通过工程设计审查
舟山市嵊泗县花鸟客运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